首页 > 资讯 > 北京房租猛于虎

北京房租猛于虎

2018-06-13 22:04:08

充满劳绩

但人诗意地

栖居在此大地之上

--(德)荷尔德林


暑期已经结束,北京的天气渐凉,房租市场也出现降温。


媒体报道称:8月份,北京房屋租赁市场交易量环比7月同期下降6.8%; 月租金均价为4762元/套掐指一算,如果一套一居室50平米的话,每月要95元/m2左右的租金!

“在达成租赁交易的人群中43.2%是80后,平均能够承受的租金均价为4563元/套;28.2%是90后,能够承受的租金均价为3823 元/套;19.1%是70后,能够承受的租金价格为5705 元/套。”


不知道数据中“能够承受的租金均价”是如何计算出来的,作为拉低北京市平均工资主力军一员的小编,表示房租的确是“北漂”的难以承受之痛。身边的朋友也都纷纷抱怨,每月交完房租后生无可恋。


1
“北京房租,全球最贵”


前不久,英国非盈利性组织“全球城市商业联盟”(Global Cities Business Alliance)对全球15个城市做过一项调查,北京房租负担全球首位,其平均房租是平均工资的1.2倍以上,房租之高几乎是排名第二的阿布扎比的两倍!


数据来源于英国《金融时报》


房租比基本工资还高?额滴神啊,这不科学!


大多数北漂的年轻人,房租的压力再大,也不好意思一把年纪还啃老吧?难道英国人只计算了核心地段的房租,忽略了五环外的地区吗?


不可否认的事实是,北京房租的确太高,是“北漂”一族每月的主要支出,尤其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。


据《证券日报》的记者调查:

90后毕业生普遍认为,房租占工资三成比较合理。在参加调查的50余人中,约有60%的人表示“房租占工资比超过一半”。其中,一位吴先生表示:“更令人头疼的是,如此高昂的房租,还是建立在合租的基础上。”

2
“偌大的北京,家只是一张床”


昂贵的房租,迫使多数“北漂”一族选择“合租”,和室友一起分摊房租、水电网燃起等各种费用。



而对于一些低收入人群来说,可能是成本更低的“群租”。


“蚁族”、“蜗居”、“胶囊公寓”是每个人都不陌生的概念,“开门上床,转身碰墙,排队如厕,不见阳光”成为他们的生活写照。



任何人都不难想象,“群租”生活的脏乱不堪和安全隐患。


“男人、妇女、儿童夜晚混睡在一起。男人们上日班和上夜班的你来我往,川流不息,以致床铺难得有变冷的时候。这些住房供水不良,厕所更坏,肮脏,不通风,成了传染病的发源地。”

这是马克思笔下19世纪英国的伦敦。


“推开房门,客厅、卧室里满满当当摆了13张上下铺床,相邻床之间相隔仅30厘米左右,除了一张床位没人住之外,剩余25张床位全都铺着被褥。床上,电脑、衣服、书包随意摆放;地上,满是废纸、瓜子壳、烟头、食品包装袋,粗细不一的电线密集地缠绕在一起。”

这是2013年7月,记者对“北京东三环80平米两居室住进25人”群租房的描述。


当这一新闻引发社会关注之后,北京市住建委等三部门联合发布通知,规定:


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,单个房间不得超2人(有法定赡养抚养义务关系的除外)。

3
体面的居住,不止于禁令


且不论“人均5平米,每屋住2人”这一标准的合理性和可执行性,就最近不时曝光的新闻来看,“群租”问题依旧“恍如昨日”。


3年前的报道是这样的:


3年后的报道是这样的:


不言而喻,在“人均5平米,每屋住2人”的一纸禁令下,“群租”问题并未缓解。三年后,北京的房租一直高涨不下,房屋中介公司在市场需求的利益下有种种办法,


有业务员称:

“(房间里)放的上下铺,里面之前放了10张上下铺”;“你给墙上拉个帘子,拉上。主卧里面可以放两上下铺,就能住4个人。”


甚至于不少正规的房屋中介机构,在声称没有群租房、隔断房出租的同时,又把客源介绍给其他中介机构,以促成“群租房”、“隔断房”的租赁,并从中收取中介费。


尽管相关部门对于“群租房”强令清退,而类似的“胶囊公寓”则是变着花样,层出不穷。


首都综治办负责人刘勇称:“这种'胶囊公寓'和国外的名字一样,但现象却完全不同。他们大多建在了居民住宅楼里,一个房间面积小至2、3平米,仅供一个人在里边休息。里面还会私拉电线,存在很大消防及安全隐患,问题突出。"



今年5月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提出,“发展住房租赁企业,支持利用已建成住房或新建住房开展租赁业务”,北京市房地产协会秘书长陈志分析称,“这是在住房短缺的背景下提出来的,但近些年来没有恰当的时机明确提出减少增量,通过既有存量的角度解决住房问题。”


因此,在北京高居不下的房租面前,群居生活只是眼前的苟且。强令清退,并不能解决这一顽疾。不知道那些被清退的群租客,是否找到了远方的诗和田野?


最后,小编提醒,新的一月又开始了。


看了又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