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北京地铁事件:比骂人更可怕的,是围观者不说话

北京地铁事件:比骂人更可怕的,是围观者不说话

2018-06-13 22:04:08



文 | 衷曲无闻            图 | 愚木混株


01


3月4日,一段北京地铁中男子辱骂两名女子的视频引爆网络。视频中能够清楚地听到事发时正经过健德门站,这一幕被乘坐同一班地铁的乘客拍到。


事情起因是两名女子在地铁中让乘客帮忙扫二维码,但男子不愿意,从而引发争吵。男子多次喷脏话辱骂,在女子报警之时抢夺手机,并在地铁关门时强行推人下车。


薛之谦微博转载视频后,引来几十万评论、点赞和转发。


有人说:“大家不要骂他了,我希望有人能去打死他。”


有人说:“看到这种视频我是气愤得要死,但要真在现场,我也只可能是低头默默玩手机。”


还有人再次发出感慨:“最热心的永远是网友,最冷漠的永远是路人。到底是网友不出门,还是路人不上网?”


02


关于中国人的冷漠,鲁迅的文章描写淋漓尽致,学生时代我们也无数次朗读并背诵全文。


做阅读理解的时候,我们咬牙切齿地说自己痛恨麻木的围观者,无奈又可恨的是,长大后,我们就成了他们。


初中时,学校组织集体活动,一场车祸就发生在我眼前,司机逃逸。我的班主任报了警,送那个遭遇车祸而重伤的女人去医院。留在我记忆里的,是一圈又一圈的人群,没人愿意搭把手。


高中时,我朋友为帮助路边受欺凌的摊贩,与那个比他壮许多的店铺业主搏斗,周围一样是人群。


大学时,师兄骑车去追逐抢劫一个女孩得手的小偷,夜路漫漫,仅仅他一个人挺身而出。


实际上,很多生活中不足以构成犯罪的恶劣行为,有时也足以影响人的一生。而这些行为,就发生在我们身边,发生在亲人、朋友、同事、同学的身上。


有时,你走在路上,也许身边不足五米的地方,就有一个男孩正被人贩子盯住,你看到了,你怀疑,你不确信,然后你走了。


有时,你走在路上,也许路边有一个女人正在被她酗酒的男人殴打,你心生难受,然后你走了。


有事,你走在路上,也许你发现路上有一个老人摔倒在了路上,你什么也不做,你走了。


你走了,我也走了。然后我们发一条朋友圈,说这个世界好可怕,底下几个赞和么么哒。


这个世界真的好可怕。


03


《魔兽世界》里有一句话被奉为圭皋:“种族不能代表荣耀,我见过最高尚的兽人,也见过最卑劣的人类。”


仔细想来,这句话并不对,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潜意识是,兽人大多是卑劣的,人类大多是高贵的。


人类自以为不应该有歧视,却又在心里根深蒂固觉得自己高人一等。


大学的思修老师在一次课上对我们说,在他人遇到不公正遭遇时,即使你是处于“中立”状态下,你说自己不支持也不反对,你也一样是属于迫害他人的那一群人。


因为你不反对,因为你对弱势群体身上发生的种种不以为然。你只是觉得,我什么都没做,就什么也没做错。其实,你什么都没做,才真的做错了。


人类习惯逆来顺受,害怕承担反抗的风险,这是人类信奉了几千年的安身立命之道。然而,倘若反抗并无风险,行侠仗义的姿态可以做得伟岸光明,一番计算之后发现是无本万利,当然要“愤愤”,当然要彻夜排队去打“死老虎”,当然要发帖声讨各种恶人,以显示自己三观很正,静脉里流的也是动脉血,体内睾丸酮的含量远在平均水平之上。


凡是有不平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,只要还没危及生命,还不至于当场暴毙,有很多人的反应是麻木和冷漠的。被偷了,不报警,因为麻烦而且没用;被打了,不报复,因为冤冤相报何时了;被侮辱了,唾面自干,因为不能和他们一般见识。


遇到弱者需要帮忙时,我们能否对自己的内心说“不”,不要多管闲事,反正也不会助纣为虐。我们能否对自己的脚说“停下”,不要再前进一步了,这不关你的事。


这确实不关你的事。你沉默,认为英雄舍己为人是出头鸟,默默庆幸那个受伤的人不是你。


后来,你终于成了被迫害的对象,就像《犹太人纪念碑上的一句话》写的那样:


起初,纳粹追杀共产主义者,我不是共产主义者,我不说话;接着,他们追杀犹太人,我不是犹太人,我不说话;后来,他们追杀工会成员,我不是工会成员,我不说话;此后,他们追杀天主教徒,我是新教徒,我不说话;最后,他们奔我而来,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。



04


林语堂说:“冷漠是判断一个人是否老练和有教养的重要标准。”


“有的人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冷漠,有的人则是在手指被灼伤一两次后才习得的。所有的老人都行事谨慎,因为所有曾经行为不羁的老家伙都已经受益于冷漠,他们要在这个个人权益不受保障的社会里生存下去,在这样的社会里,把手指头烫伤一次已经是足够倒霉了。”


大家把社会当着丛林社会,明明进化成了人,却要拼命呼唤狼性。在一个充满不安全感的环境里,冷漠只是自我保护的一个面具,就像是刺猬,从未想过主动伤人,但满身凌厉不容易被侵犯。


当年读书时的热血小青年,进入社会似乎成了一个个橡皮人,二十岁的时候,会为很多人类的灾难潸然泪下,会握紧双拳为许多不公平愤慨甚至抗争。而现在,大多数人漠然,选择无视,羞于表达自己的不满与愤怒,生怕让人看了,觉得自己多事与不成熟。


仿佛对所有的恶与平庸保持恒久的沉默,才是一个成年人最大的成熟和教养。


所有看起来无比成功的老前辈,只会在喝多了的时候表现得像一个侠客,恍惚间穿越到二十多岁,那时他们行为不羁,渴望着成为江湖中的一个侠。


但后来,他们也许被热血伤害过一次,也许从成功者身上窥见秘而不宣的规则,于是他们封存起那点热情,一次又一次受益于冷漠,最终抵达形式上的成功。


我们因为把人间看成格斗场,于是冷漠,我们因为一次次得到了冷漠处世的好处,于是麻木。


05


前些天,学校一个同事十多岁的女儿走失,教师群里炸锅了,大家都纷纷号召身边的人转发寻人启事。


曾经我也怀疑这样随意的转发是否真有用,那天我还是第一时间转发,号召已经毕业的第一届学生帮忙转。


后来,同事的孩子找到了,真就是有人看到寻人启事联系他的,那是我第一次见证众善的力量如此强大。


就算这只是小概率事件,奇迹还是发生。如果我们当初什么都不做,只是安慰同事几句,除了标榜自己热心肠,于他再无意义。


有人说,你改变不了世界,你只能改变自己顺从这个世界。 


其实我从未想过要改变什么,但我不想做出大多数人的选择,成为最初讨厌的那种人。我不想被社会规则、风气、舆论、基调改变,我只想成为我自己。


惟愿每个用力生活的人,身似浮萍飘摇,心却烈性不减。

看了又看